18小说网 > 系统求放过:我穿还不行 > 613.第613章 :虐虐虐

613.第613章 :虐虐虐

18小说网 www.18xs.com,最快更新系统求放过:我穿还不行 !

    后时不禁盯着一旁的自家妹妹看了看,觉得她说的有理的同时,心底却还是有几丝不爽。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抱着胳膊道:“本君既是你大哥,那大哥的脑袋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摸的吗?”

    “是是是,大哥说的是。”后芙捂着嘴笑了一下,将手收回。

    后卿拂了拂衣袖起身,拍了拍手,从四处出现八名仙侍,仙侍单膝跪地,恭敬地道:“见过主神,见过两位小宫主,不知主神有何吩咐?”

    “你们几个起身吧,就将这俩小子给我即刻送到昆仑山,行礼不是前几日就让你们收拾好了,去吧。”说完还悠悠的接住了飘落的梅花瓣,看着已经被强行打包的自家大儿子,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我和你娘亲空闲时候,会去看你们的。”

    后芙抬手向着自家老爹再见,只有莫小忘咬着小手绢,一脸包子泪的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他这是被逐出家门了!

    刚气沉丹田准备向着大殿内的娘亲呼救,还未张开嘴,便被后卿施了禁言术:老男人,你等着,等小爷儿我学成归来,第一件事儿就是告黑状,告得你哭都没地儿哭!

    嘤嘤嘤~!

    后卿望着消失在天际的自家儿子们,心下一阵明朗,他先是悠悠的飘到了厨房给自家媳妇儿倒腾吃的去了,想要吃得饱,就得先喂饱自家娘子。

    喂好了,自己就可以开啃了。

    自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莫小莫还窝在寝殿睡得一脸香甜,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放到案板上,等着待宰了。

    白鹤自打被清远带回魔界,就一直老实的待在翠园里,不哭不闹,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直到听闻魔尊抱着何千回来,而且还是一脸铁青,好似很是生气。

    她便再也蹲不住了,何千那个贱人,明明已经有了清远堂主的宠爱,为何还要再招惹魔尊!

    白鹤望着铜镜里的自己,想起九重天上俊美的后卿上神,眼里闪过一丝哀伤,后卿上神已经成亲,自己现在无能为力,只能暂且作罢。

    可是自己斗不过狐时上神,难道连何千那个黄毛丫头都比不过吗?!

    清远推开殿门,进入大殿的时候,就听到了几丝呜咽凄凉的哭声,他闻声走入内殿,就看着身着粉色纱衣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小声哭泣的白鹤。

    许是,听见了自己的脚步声,只见女子慌忙的拿着袖子擦了擦眼泪,然后堆着勉强的笑意,一脸着急的看向他。

    白鹤看着走到自己床前两米之外,便就不在往前了的男子,眼神闪了闪:“清远哥哥,何千妹妹她……啊~”

    清远快步上前,将因着一脸着急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却又因着心急跌落到床榻之下,滚到他脚边的女子弯腰抱起,女子粉色的纱衣,因着方才的动作有些凌乱,露出一片玉色的春光,清远不自觉的手紧了紧。

    开口之时,声音中也不自觉的多了几丝沙哑:“没事儿吧,有没有伤着哪儿?”

    千鹤一脸迷茫的搂着男子的脖子,身子软软的贴靠在男子坚硬的胸膛,脸色红了红,她垂着睫毛,微微的摇了摇头,咬着嘴唇道:“奴家没事儿,千鹤之时担心何千妹妹回来了没有。”

    “奴家乃是戴罪之身,不能出这翠园,也不知道何千妹妹怎么样了,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清远将她放到床上,一脸安抚道:“你也别太伤心,如果你没有伤害何千,魔主定会有所定夺,还你自由,我也不会让你无故的蒙冤的。”

    “真的吗?”白鹤一脸崇拜的抬眼看向清远,脸色微红的道:“清远哥哥你真好。”

    清远脸色有些微红,被女子拜慕的眼神看的心下有些发热,他拿起一旁的被子,想要给女子盖上,刚刚拿起就被坐在床上的女子一把抱住,他拿着被子的手不自觉的抖了抖。

    白鹤将身子紧紧的贴在男子的胸口,声音凄楚可怜的娇声道:“清远哥哥说的对,魔尊大人那么在意何千,怎么会让何千受到伤害呢,你也别太担心了,这几天我见你都消瘦了很多,奴家心疼……啊”

    感觉到突然将她一把拥进怀里的男人,白鹤嘴角微微的勾起,娇声道:“清远哥哥,你用力轻一些,奴家疼……”

    “你为何心疼我?”男子声音有些沙哑,清远将她放开低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女子,白鹤红着脸小心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脸更加红了红,拽着身上的红色纱衣羞羞怯怯的道:“因为奴家喜欢清远哥哥,可是清远哥哥却喜欢何千,奴家不敢……”说着便就落下泪来。

    “有何不敢?”清远伸手给她擦泪,小心翼翼的模样,眼里满是心疼,白鹤抬着头眼泪不断滑下的看着清远,抽抽噎噎的道:“何千喜欢清远哥哥,让我不要靠近清远哥哥,奴家……”

    “唔~”看着她这副梨花带雨的可人模样,大多数的男人都忍不了,清远一把将女子拥到怀里,吻住了女子的柔软的双唇,在女子的惊呼声中,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看着她这副与何千有几分相似的脸,心头不自觉的有些飘忽。

    看着女子一脸惊慌的模样,清远翻身而起,一脸懊恼的道:“对不起,我看错人了。”

    床上的女子好似翻身坐起,接着便是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脱衣裳的声音,清远忍不住的回头,正看着女子全身一丝不挂,面色通红一脸娇怯望着她的白鹤,女子美好的身体,让他忍不住移开眼,他道:“你这是为何?”

    白鹤心下冷笑两声,面上却一脸羞怯的跪着爬到男子的身前,小心的伸手缠住了男人的脖子,小心翼翼的吻在了男人的唇上,感觉到男子的呼吸愈来愈沉重,她道:“清远哥哥不用说对不起,奴家愿意做何千妹妹的替身,我不要清远哥哥的心,只要清远哥哥知道奴家的这份心……”

    “你的心?什么心?”清远转身看向她,白鹤将挡在胸前的手拿下,青葱般的手指将男子青色的衣扣一一解开,直至将腰带解开,她柔嫩的指尖圈圈点点的从男子的胸口,一路滑下,直到男子坚硬的小腹,还要再往下却被男人直接压倒在床上。

    她娇呼一声,道:“这就是奴家的心,只要清远哥哥不嫌弃,奴家的身子清远哥哥可以尽管拿去。”

    清远呼吸沉重,一股专属于男人的气息喷洒在女子的脸上,他看着女人红透了的脸颊,嗓音低沉的道:“你不后悔?我不爱你。”

    白鹤眼里先是闪过了一丝悲伤,然后又娇怯的点了点头,得道了女人的应允,清远炙热的双手急切的攀上了女子绵软,想起这几日去千华宫被拒绝在殿外,不让他看望何千的怒气,他手上的动作就愈发的用力。

    “嗯~清远哥哥,轻点儿。”听着她娇声的呻~吟,清远眼神暗了暗,不管女子做没做好准备,直接将手指伸进了她的下身探了探,引得女人一阵痛苦的吟叫。

    “轻点儿?轻点儿,怎么能够让你感受到我的存在呢?”正如千鹤说的对,魔主对何千的在意都是有目共睹的,他不能在自欺欺人了!

    “啊!”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男人狠狠的刺穿,白鹤尖叫一声,强忍着疼痛,娇笑着锤了锤男人的胸口,撒娇道:“清远哥哥好坏,弄的奴家好痛。”

    “嗯,啊,嗯,啊……”白鹤虽是初尝人事,但也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到了疼痛,到后来完全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她主动的将身子拱起,想要让男人进入的更深一些。

    清远看着在自己身下放浪形骸,婉转承欢的女人,听着她娇声的吟叫,眼里最后一丝的可怜也被情~欲完全吞没,女人的脸好似与何千完全重合,他加重力度的同时,不自觉的开始加快了速度,竟一下子便就释放了。

    身下的白鹤被男子灼热的液体烫的一声尖叫一声,看着想要翻身而起的男人,白鹤慌忙一下子抱住从背后将男子抱住,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在男人的后背上游移。

    清远在方才刚刚醒神,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若是被何千知道,何千肯定不会再理他了。

    心里一阵害怕的同时,脑子也愈加的清醒。

    女子柔软的身子就贴在他的身后,那濡~湿的吻,在他体内擦起一层又一层的欲望,白鹤手抚在男人的胸口,一路轻抚直至男人的小腹,她身子已滑到男人的身前,温热濡~湿的吻已经来到了男子的小腹之处。

    她看着男子高高昂起的欲望,在男子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已经将男人的欲望含到了嘴里,轻轻的吞吃,感觉嘴里的物什儿越来越粗大,已经抵到了她的嗓子眼。

    “清远哥哥,我还要,唔……”

    这种浑身酥麻的感觉,让清远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女子的嘴刚刚离开,他便在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女子的头按到身下,哑着嗓子道:“继续……我给你。”

    白鹤娇怯的点头,刚刚含到嘴里,就被男人按住头,用力快速的按压,她反抗之余却觉得无端的刺激,一边娇声的哼哼,一边吞吃着男人的欲望。

    直到男人低吼一声再一次释放,还未待白鹤反应,自己便被抓到了男人的身前,身后的清远抓着女人的腰用力的一撞进入了女子的体内。

    白鹤浪~叫一声,眼神迷蒙的回头看着自打进入却不再动弹了的男人,自己往后拱了拱身子的同时,祈求道:“奴家,要,清远哥哥给我……奴家不会与何千妹妹说这些的,啊!啊!啊……”

    话还未说完,便被男人撞得浑身发飘,她一边娇声吟叫,一边道:“清远哥哥好棒,用力,奴家,还要……啊,嗯,啊……”

    听着她高声的浪~叫,看着女人媚眼如丝的回望她,看着她与何千几分相似的脸,清远眼里闪过一丝温柔,身下也不自觉的加大了撞击的力度,发泄似得压着床上的女子抵死缠绵。

    而此时,在东海水晶宫的水牢内,正自上演的戏码也无甚差别,只不过,前者是一对一,现在所发生的却是……

    连倾被强行的掰开嘴,不知被喝了什么,她浑身一丝不挂,惊恐的扒着嘴巴,想要将吃掉的东西抠出来,可是那东西入口即溶,怎么吐都不管用。

    “你们要干什么!放我出去!你们知道本宫是谁吗?!我可是生了大皇子的人,小心我出去,让水君摘了你们的脑袋!”她拍门叫了半天,却没有一丝人应。

    她发现了身体的异样,一直安静么有一个人的水牢忽然进来了一群浑身也是一丝不挂的男人,这些男人眼神淫邪的看着坐在水牢里的连倾,身下立刻起了反应。

    连倾现在已被浑身的空虚感吞没,她一抬就看到了正在开启水牢的男人们,她惊恐的往后倒退,却身子一软跌倒在地上,娇哼一声。

    水牢的大门被打开,男人们一呼啦的涌进了水牢。

    “这小美人,长得可真不赖,我先上了哈,大哥!”一个男人不待领头的说话,直接就将躺在地上的连倾一把抓起,按在墙上就挺了进去,一边用力的动作,一边高声的对那大哥说:“大哥,这里是哪里啊,感觉没见过,这小美人就跟那天仙儿似的,我不是在做梦吧!”

    “谁知道这是哪里!反正有钱拿,有女人耍,兄弟们上!”这几人均都是凡人,是在街边乞讨的乞丐,被傲天招来,专门伺候连倾的。

    “六弟,几下就行,后边还有一大帮兄弟呢,赶紧出来,让我们也爽爽!”说着剩下的一群男人将还在在连倾身上撞击的男人拉开,连倾刚刚滑到在地,自是知道自己被下了药,想要反抗,但却根本没有力气。

    她只想要,想要很多来填满自己空虚的身体,不待男人们将她抓起,她已经柔软若蛇的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