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说网 > 上门佳婿 > 第407章 蒋青要死了?

第407章 蒋青要死了?

18小说网 www.18xs.com,最快更新上门佳婿最新章节!

    “什么情况?”

    “那、那女人,怎么昏倒了?”

    江南所的年会现场,不少人看到蒋青昏迷,也是露出不解的眼神。

    “蒋青?”

    正和江湘攀谈的江志文,看到蒋青口吐鲜血,也是二话不说,跑了过来,将对方抱在了怀里。

    “嗯?”

    余光落在蒋青那有些苍白和发黑的脸上,江志文眉头,轻轻一皱。

    他看过江家的医典。

    老实说,蒋青这种情况,江志文有些摸不着头脑。

    “表弟,怎么回事?”

    “这女人……”

    江湘走过来,打量蒋青两眼,忽而,她的目光,轻轻一缩,难以置信的惊呼,“诅咒?”

    “表姐,你在说什么?”

    江志文回眸,连看向江湘,声音不安,“什么诅咒?”

    “……”

    江湘却是陷入了沉默,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表姐,你倒是告诉我,蒋青到底怎么了?”见江湘不说话,江志文却是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表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江湘看了下四周,见不少江南省的大人物,都看向自己,只小声的对江志文道,“先把蒋青姑娘,送到医院。”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带蒋青去医院。”

    江志文慌张的应了声,就抱起蒋青,离开了江南所的年会现场。

    两人前脚刚走。

    江湘又回眸,面带歉意的对余文豪等人道,“各位,我们江家有点琐碎的小事,我得失陪一下,年会的事情,就交给项总负责了。”

    “江小姐您放心,我会负责好年会的。”

    人群中,穿着西装的项总,连信誓旦旦说道。

    ……

    江南市人民医院。

    “让一下,让一下。”

    江志文抱着蒋青,慌慌张张的来到了急诊室,“医生,医生,快救人!”

    “怎么回事?”

    急诊室中,走出来几名穿着大白褂的医生,这些大夫,看到蒋青一脸黑色,不时口吐鲜血,也是吓了一跳,连询问江志文,“这女孩子,难道食物中毒了?”

    蒋青的临床反应。

    的确,和食物中毒很像。

    “没有,我朋友她……就是突然昏倒了。”

    江志文摇头道。

    “突然昏倒?”

    急症室的几位大夫,面面相觑,最后让小护士,带着蒋青,去做检查了。

    “表弟,蒋青呢?”

    五分钟后。

    江湘也来到了江南市人民医院。

    “已经送去检查科了。”

    江志文说着,又想起什么,目光不安的看向江湘,面露迟疑道,“表姐,你之前说,蒋青中了诅咒,这是指什么?”

    “表弟自小在江家长大,难道不知什么是诅咒?”

    江湘把江志文,领到一个无人的病房,轻声反问。

    “不知。”

    江志文缓缓摇头。

    “那表弟应该知道,古时有献祭一说吧?”

    江湘话锋一转,又是问道。

    “嗯。”

    江志文点了点头。

    在古时的华夏,经常有心术不正之人,将年轻的女子,当作祭品,献祭鬼神。

    “献祭,和诅咒,都是出自苗疆一脉。”

    江湘耐着性子解释,“不过如今的华夏,苗疆一脉的传人,已经很少了,也不知,蒋青为何会中了诅咒。”

    “苗疆一脉?”

    闻言,江志文身体一僵,惊疑不定道,“苗疆一脉,不是早就从华夏,消失了么?”

    “消失?”

    江湘失笑的摇头,“苗疆一脉,怎么可能消失,只不过,他们忌惮华夏的武者,不敢露面罢了。”

    “那、那蒋青中了诅咒,又会怎么样?”

    江志文道出心中最为关心的问题。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江湘思量了下,微微摇头,“诅咒和献祭,实在太过古老了。”

    “而且。”

    “我不太明白,苗疆一脉的传人,为什么,会去诅咒蒋青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

    “这……”听到江湘的话,江志文也回答不上来。

    嗯?

    突然,江志文想起,不久前,蒋青的姥姥说过,蒋青小时候,得过怪病,身上会长奇怪的毛发。

    “原来那毛发,不是怪病,而是诅咒。那么小,就被苗疆一脉的人诅咒了?”

    “……”

    江志文有些心疼和同情蒋青。

    蒋青自小,就过的苦难。等大了,又让人毁容,在金陵,整天承受羞辱和谩骂,属实凄凉。

    “你是蒋青的家属吧?”

    就在这时,几名急诊科的大夫,找到了江志文,抱怨道,“你怎么跑这来了?找你半天了。”

    “医生,蒋青怎么样了?”江志文看到这些医生后,咽了下口水,紧张询问。

    “准备后事吧。”

    一名上了年纪,满头白发的大夫,走过来,拍了下江志文的肩膀,摇头道,“蒋青体内的生命器官,已经枯竭了,没几天可活了。”

    “生命器官枯竭?”

    江志文愣愣地站在原地。

    几名年轻的医生,看到江志文发呆,还以为他听不懂专业术语,只好解释道,“马主任的意思,就是蒋青的心脏,已经完全的衰老了。没办法再给身体,提供营养成分……”

    “怎么会这样?”

    “蒋青今年,才二十四岁。”

    江志文眼红的质问那些江南市人民医院的大夫,“二十四岁的女人,为什么会生命器官枯竭?”

    “小伙子,你别激动。”

    马主任看了眼情绪高涨的江志文,安抚两句,“生命器官的枯竭,有很多因素,和年龄关系不大。譬如,有些人天生就心脏不好,也有可能,蒋青后天受过很严重的伤。”

    “你与其在这怨天尤人,不如多陪陪蒋青。”

    “因为这可能,是你们这辈子最后几次为数不多的见面了。”

    马主任作为过来人,当然知道,此刻江志文心里的难过,他轻叹口气后,就带着其他大夫离开。

    望着一众医生的背影,江志文失神落魄的站在原地,目光,不停颤抖。

    蒋青……

    要死了?

    这样的结果,是江志文万万没办法接受的。他之前,虽幻想过,和蒋青再无瓜葛,可,这么突如其来的分离,实在是……

    “表弟,你别难过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去陪陪蒋青吧。”

    一侧,江湘见江志文,面带痛苦之色,也是摇头安慰道,“一个平庸的女人而已,不值得你伤心。”

    在江湘眼里。

    江志文可是京都江家未来的继承人,岂能因为江南省的一个小歌手而伤感?两者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不会有任何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