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说网 > 大秦工程兵 > 第七十四章 这只是套话……

第七十四章 这只是套话……

作者:远征士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18小说网 www.18xs.com,最快更新大秦工程兵最新章节!

    却见那不更笑了笑,仰头将最后一点面条倒入嘴里,一边嚼一边回答:

    “我欺你作甚?”

    “还能得到什么好处不成?”

    话还没说完,一名簪袅提着小半袋粺米挤了进来,一脸馋样的对不更说道:

    “师兄,适才不过每人小半碗,哪能过瘾?”

    “今趟我等多做些打打牙祭。”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正是正是。”

    “叫那伙头军把我等的口粮全取出来做成这面条!”

    “却是好主意,这面条吃上一辈子只怕都不厌。”

    ……

    接着这簪袅又对嬴政扬了扬头:

    “你等若是不信。”

    “便留下亲眼瞧瞧这面条是如何制成的。”

    赵高见这干兵士如此无礼,正要出言训斥却被嬴政用眼神阻止了。

    不知是好奇还是一时玩兴,此时的嬴政却想就这么与这些兵士厮混一番。

    于是也不表明身份,只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

    等那不更推动石磨白色面粉从旁渗出时,嬴政不由“咦”了一声。

    “这是什么物事?”

    “竟可将粺米碾成粉末?”

    “而且如此轻松!”

    簪袅在一旁得意洋洋的解释道:

    “这便是你见识少了。”

    “这是我师兄所制的石磨。”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世间仅此一具。”

    嬴政初时颇不以为然。

    因为他并不信这些兵士能制出如此高明的器皿。

    只道是他们从哪里学来的却在这里胡言乱语。

    但转念一想嬴政又暗自奇怪:

    若当真如此,此前却为何从未见过这……叫石磨的东西?

    没见过石磨也就罢了。

    这面条如此美味且只需粺米便可制成,他身为一国之君又如何能不知?

    想到这就不由信了几分。

    于是就多打量了那不更几眼。

    正当嬴政心下犹疑时,却见上造一边收着面粉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又能算得了什么?”

    “师傅改良的投石机那才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若不是这投石机,我军又如何能攻下那漳釜长城?”

    “要知道我等攻长城已有数月之久,十余万人对其无可奈何。”

    “师傅投石机一出,不过区区数日便大破赵军!”

    嬴政不由一惊:

    “你是说……你等改良投石机……”

    “大破长城?”

    上造带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望向嬴政,道:

    “这便是你见识少了。”

    “何止是攻破长城,我等还用这投石机火烧卧牛山大破赵军。”

    “又用这投石机攻破邯郸。”

    “若没有这投石机,我等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立身于此。”

    嬴政和赵高闻言不由面面相觑。

    这些倒是他们不知道的。

    这不是王翦、杨端和等人有意隐瞒。

    而是上报到咸阳的都是战果,比如我军攻至哪哪哪,我军在哪受阻等。

    至于细节,自然是等战后再详报。

    嬴政的震撼,是他想不到眼前这貌不惊人的兵士竟能立下如此奇功。

    或许是感受到嬴政和赵高异样的目光,不更挥了挥手,随意答道:

    “嗨,不过是小事一桩。”

    “别听我那徒儿胡言乱语。”

    “若非我王励精为治、亲练群臣,我等又何来今日之功?”

    “若非将军胸有韬略、指挥若定,我等又如何能势如破竹?”

    “那改良投石机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

    沈兵这说的不过是客套话。

    这种套话在现代那还不是随口就说张嘴就来的。

    比如在公司被夸赞,马上就回一句:

    “不敢不敢,如果没有领导的栽培,我哪有今天?”

    这话沈兵在现代可没少说,甚至是说得都麻木了……

    于是习惯成自然,此时的沈兵自然要把领导夸上一番。

    这领导是谁啊?

    当然就是大王和将军!

    而且当然要把大王放在前面。

    沈兵当然没想到他这拍者无心,听者却龙颜大悦。

    嬴政把这套话当真了……

    嬴政当然不缺夸赞。

    事实上各种夸赞之词天天在他耳边从来都不曾停过。

    然而嬴政却心知那不过是阿谀奉承而已,是以兴趣寥寥。

    这次却不一样,眼前这不更不知自己身份却对自己有如此之高的评价,那定是真心实意了。

    励精为治、亲练群臣喂!

    说的好哪!

    这不正是寡人天天在朝堂上做的吗?

    一时嬴政被夸得那是心潮膨湃异彩连连,紧锁的眉头也不自觉的舒展开了。

    人才啊,人才!

    不仅足智多谋屡立奇功。

    更难得的是立功后还不骄不躁、不傲不瞽(gǔ),谨顺其身。(注1)

    我大秦有此等人才又如何能不强?

    最重要的还是此人对本王还忠心耿耿、披肝沥胆。

    难得啊!难得!

    嬴政望着那正在下面条的不更是连连点头,心下甚是满意。

    他又哪想到这依旧是阿谀奉承,而且还是套话中的阿谀奉承。

    沈兵的注意力自始自终都没在商人那,他不时的用筷子拨弄着水里的面条,看看时候差不多就叫了声:

    “起锅喽!”

    “要吃的快拿碗过来。”

    “先到先得。”

    ……

    众人争先恐后的上前把木碗递了上去。

    让赵高不敢相信的是,嬴政居然也拿着木碗挤到人群里……

    赵高擦了擦眼睛,暗道我莫不是眼花了吧?

    那是大王嬴政?

    拿着块木碗……

    还没等他感叹完,就见嬴政怒气冲冲的回过头来对他喊道:

    “还愣着做甚?”

    “多拿块碗来!”

    赵高一阵“哦,呃呃……”之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捡起一块木碗递了上去。

    一时屋舍内热气腾腾乱成一团,热闹得便有如战场般。

    “哧溜”一声。

    嬴政吸下最后一根面条,然后摸了摸肚子心满意足的说道:

    “色香味俱全。”

    “寡……我已经很久没吃这么饱过了。”

    “这石磨……”

    说着嬴政的目光就转向那石磨。

    那不更笑了起来:

    “可以啊!”

    “知道有石磨就有面条。”

    “聪明!”

    “你我一见如故,这石磨便送你了吧!”

    “我等再做一个便是。”

    嬴政大喜,只道了声“多谢”,便马上命人将那石磨抬走。

    然后拱了拱手就与沈兵一行人道别,那样子就像生怕沈兵反悔似的。